日本學問大 / 特派員好會玩 / 高橋一生自曝愛台灣中藥、芒果冰!暌違五年攜新片《岸邊露伴在羅浮》二訪台灣!
高橋一生自曝愛台灣中藥、芒果冰!暌違五年攜新片《岸邊露伴在羅浮》二訪台灣! 2891 view

圖文:F

《岸邊露伴在羅浮》改編自知名漫畫家荒木飛呂彥《JOJO的奇妙冒險》衍生作,由高橋一生飾演主角岸邊露伴,本片更是日影史上第二部在羅浮宮拍攝的電影。而高橋一生先前也帶著導演渡邊一貴共同來台宣傳,三場映後見面會秒殺完售,兩人更趁著空檔到台北各處走走大啖美食,馬上就來看看一生和渡邊導演聊了哪些羅浮宮拍攝趣事吧!(以下簡稱高橋、渡邊)


★★★

—此次訪台,有特別想去哪或吃什麼呢?
渡邊:我是第一次來台灣,昨天剛到台灣,趁行程空檔去了很多地方,也吃了很多東西。
高橋:真的吃超多的。
渡邊:吃了小籠包等台灣料理,第一場映後見面會結束後,去了夜市,吃了滷肉飯和芒果冰,吃得很滿足。

—暌違五年來台的感想?據說上次來有吃到滷肉飯,這次呢?
高橋:真的去了很多地方,大概昨天一天就把所有台灣美食吃完了,昨晚映後見面會有粉絲提議大家一起去夜市,雖然我當場婉拒了,但最後還是和導演、工作人員一起去了夜市,吃到心心念念的芒果冰。


—聽說高橋一生也很喜歡台灣中藥?
高橋:上次來的時候有去看中醫,我有時候乾眼症會發作,那時就去看了中醫,但台灣人好像有健保,大家就跟我說看醫生其實很貴,實際去了之後真的很貴,但我拿了兩個月份的中藥,非常有效。


—《岸邊露伴在羅浮》遠赴巴黎羅浮宮拍攝,導演聽到消息時的心情如何?是緊張還是興奮?
渡邊:是沒有很緊張,製作人等工作人員很順利交涉好一切事項,我不斷思考該如何拍攝,比較多是興奮、期待的感覺。要取得羅浮宮的拍攝許可不容易,在進行電影企劃時,我內心就擅自認定已經能去羅浮宮拍了(笑),因此計畫成行,我反而很平常心。


—高橋一生先前曾因為別的工作在休館時參觀過羅浮宮,此次又前往羅浮宮拍電影,兩者有何不同?
高橋:上一次去是因為羅浮宮名畫要在日本辦展,我當時擔任展覽大使,節目概念是我眼中的羅浮宮,反而更像是去羅浮宮採訪,而此次最大的不同就是有展現演技的部分,而且是以岸邊露伴的身分去採訪,還有和渡邊導演、工作人員一起合作拍攝,這就是最大的差別吧。巴黎外景過得非常充實,上次是以個人身分去、這次是以岸邊露伴的身分去,兩者的視角很不一樣,我個人覺得很有趣。


—這次拍攝時最困難的一場戲?或是NG頻頻的戲?
渡邊:印象中好像沒有NG頻頻的戲,但Z-13倉庫的戲,光劇本就有20頁,現場氛圍也會跟著轉變,發生許多怪奇現象,再到最後的高潮,那場戲花了四天拍攝,在拍攝時也會不斷思考下一步要怎麼做,是非常興奮的四天。


—遠赴法國拍攝,有印象深刻的景點或地方嗎?
高橋:有在一個島上喝咖啡,在島上走走時才發現那裡是散步路線,在拍攝空檔或休息時間會去走走,那邊有一間超好吃的冰淇淋店,義式冰淇淋店。


—高橋一生是否會幫自己加戲?兩位可否聊聊如何打造「岸邊露伴」這個角色(這題含劇透,介意者請先跳過)
渡邊:本片高潮是在Z-13倉庫拍攝,岸邊露伴看到世界上最黑的畫之後,身體逐漸變黑,從手開始到脖子、臉,一生在現場提出從手開始延伸到脖子、臉漸漸變黑,希望可以用一鏡到底的方式拍攝,這部分是一生提出的想法,其實後面接著出現江戶時代的仁左右衛門和奈奈瀨,是事先拍好的,一生提出這一連串(岸邊露伴看到世界上最黑的畫之後,身體逐漸變黑,接著黑漆漆的仁左右衛門出現)的想法,也讓電影更加分。


—可否請高橋一生聊一下當時的狀況(這題含劇透,介意者請先跳過)
高橋:電影開拍沒多久,我就必須演出仁右左衛門這個角色,就像導演剛剛講的,實際讓身體染黑,在視覺上會更衝擊、讓觀眾更好理解,於是我提出了這個想法,而且這場戲沒有用任何特效,大家可以更清楚看到露伴逐漸變黑、被侵蝕的過程,反而有種靜謐的恐懼感,我個人覺得很不錯。但是,一開始說要拍岸邊露伴的電影,結果卻先演了不同角色(江戶時代的仁左右衛門),我以前曾和渡邊導演合作過時代劇,所以我們一直在確認『我們現在是在拍哪部??』。

渡邊:很不可思議的感覺。


—岸邊露伴這個角色充滿狂氣,請問高橋一生自己是如何詮釋這個角色的?自己有傲嬌的成分嗎?
高橋:如果是刻意傲嬌的話,已經算是有病了吧(全場大笑),我是沒有刻意這樣做,詮釋露伴這個角色,除了用我自己的理解去詮釋,還有綜合渡邊導演、劇組人員等各方對岸邊露伴的想法,露伴總是為讀者著想、常常把讀者掛在嘴邊,我認為他所謂的讀者,也是另一個自己,站在讀者的角度去創作作品,在這點上我個人也有相似的地方,在演戲這方面,特別是舞台劇,當然影像也是,除了演給觀眾看,其實也是演給另一個嚴格的自己看,我想露伴也是,為了讀者也是為了自己、給予自己救贖才畫漫畫,我自己是這樣理解的,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有點傲嬌吧。


—「蜘蛛」是本片的重要元素之一,可否聊聊這部分
渡邊:在原著中,仁左右衛門的黑色畫所蘊含的執念,是類似蜘蛛的生物,但如果用架空的生物不夠寫實,所以我以此為發想,一開始是用一般的蜘蛛,到後面Z-13倉庫就是用特效,前半都是用真的蜘蛛,其實在Z-13倉庫出現的蜘蛛是10隻腳(希望大家能在電影中仔細觀察),在製作這個CG特效的蜘蛛時,請教了許多生物學家。像電影中有一位被車子輾過的角色(前原滉飾演),他超怕蜘蛛,但如果全都用CG就不夠寫實,拍攝前一天才跟他說是用真的蜘蛛,在他的頭上放了滿滿蜘蛛,他最後也克服了對蜘蛛的恐懼。


—那高橋一生有害怕的東西嗎?像是蟑螂、媽媽之類的?
高橋:作為生物之一,媽媽很可怕嗎(全場大笑),媽媽是滿可怕的,但我好像沒有怕什麼生物,像是爬山的時候會怕熊出現,我也滿常遇到山豬、獼猴之類的,像這次的蜘蛛,雖然我也沒有勇敢到敢直接摸蜘蛛,就像剛剛渡邊導演講的,這次現場有生物專家,就抓了大隻的女郎蜘蛛過來,還跟我說很可愛、可以摸摸看,我想說可以摸摸看就放在手上,牠還滿乖的,我也默默克服蜘蛛了。


—「後悔」是本片其中一個主題,拍攝中最後悔的事?
高橋:我在拍攝現場沒有後悔過,應該是說,盡量假裝沒有,因為一旦開始想就會沒完沒了,要是這樣講的話,大概每一場戲都有覺得惋惜的地方吧,所以才說這樣會沒完沒了,我會盡量不去鑽牛角尖,最近完全沒有後悔的事,是我腦袋太差了嗎,大概,全都拋在腦後了,盡量努力不去在意、鑽牛角尖。

渡邊:我反而是充滿了後悔,當然不是因為一生的演技或是運鏡,因為有些我必須負起責任的地方,就會很在意每個小細節,要是沒有這樣想,我會鬆懈下來,因為是這樣的個性,現在覺得要保持積極、正向的「後悔」,做事才會更有動力。


—曾有同劇演員稱讚高橋一生是學習天才,可否聊聊岸邊露伴畫漫畫前的手指操和電影中的法文台詞?
高橋:說我是天才太誇張了(笑),到了這個年紀後,才開始對外語產生興趣,這次我最擔心的是電影中講法文的戲份看起來夠不夠自然,除了我的法文老師之外,現場也有日法雙語者、法國人,我就會突然跟他們講法文,他們會吐槽我『那是台詞嗎?』,為了讓法文聽起來更自然,我問了三、四個人『如果是你,你會怎麼說這句話?』,得到當地演員的許多協助,如果要我講中文的話,我應該也是同樣的作法。而手指操的部分,我第一次做就會了,雖然看起來不是很難,但也有人辦不到,要好好把手指關節凹成90度(一生一開始做,現場閃光燈狂閃XD),大家狂拍耶,但我個人是一次就成功了。


—能秀幾句中文嗎?
高橋:有粉絲叫我講中文的「愛你」再加上我的名字「一生」,大家都希望我說這句,我就說了「一生愛你」,結果全場尖叫,我自己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,但我大概知道在講什麼(笑)。


—巴黎是浪漫的都市,在當地有發生浪漫的事嗎?
高橋:拍攝時有位工作人員的太太來當臨演,設定是要走過我和泉編輯(飯豐萬里江飾)旁邊,結果正式開拍,他開始在橋上跳舞,還以為他只會走過去,沒想到開始跳舞,雖然有重拍一次,但又覺得跳舞應該也行吧,我很佩服法國人對於演技、即興表演的想法,不會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臨演,而是認真對待演戲,我個人很尊敬,再加上當地的風情、整個國家所散發出的自由氛圍,如果是在日本就會被罵,我認為這是日本文化的缺點,法國是個能坦率自由展現自我的環境,深受感動,也會讓我想要這麼做。

渡邊:不過他實在跳得太激烈了,最後還是沒用那個畫面(全場爆笑)。


《岸邊露伴在羅浮》9/22 () 全台上映!






→更多推薦文章 :


松隆子首次來台演出!直擊《Q:歌舞伎之夜》舞台劇現場(多圖)

日本奧斯卡最強黑馬《惠子不能輸》來啦!三宅唱導演大聊電影幕後趣事

傑尼斯男團「Travis Japan」初訪台!成員大聊哥哥扭蛋、撞鬼經驗好吃驚

台電影紅到日本翻拍!《快一秒的他》宮藤官九郎、岡田將生登台大聊拍攝甘苦談


電影,日片,日本電影,岸邊露伴在羅浮,岸邊露伴,岸邊露伴一動也不動,JOJO的奇妙冒險,荒木飛呂彥,改編,漫改,高橋一生,渡邊一貴,木村文乃,飯豐萬里江,羅浮宮,法國,巴黎,日片,專訪,名人,導演,記者會,特派員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