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學問大 / 特派員好會玩 / 田中麗奈最愛這台灣美食 井浦新見粉絲應援扇自嘲「沒想到50歲大叔也有」
田中麗奈最愛這台灣美食 井浦新見粉絲應援扇自嘲「沒想到50歲大叔也有」 217 view

圖文:F

日片《福田村事件》日前在台北電影節首映,導演森達也、田中麗奈、井浦新、朝井大智、監製小林三四郎特別來到台灣替電影宣傳,不僅與600名影迷一起看電影,更出席映後QA有問必答。而在台灣首映隔天,《福田村事件》劇組也抽空與媒體見面,暢聊這次的台灣行,馬上來看看吧!(以下簡稱森達也/森、田中麗奈/田中、井浦新/井浦、朝井大智/朝井、小林三四郎/小林)




—訪台期間有沒有吃什麼?或是想去哪裡呢?

森:昨天我們一起去吃了火鍋,很好吃!想去的地方……我以前有去過一次高雄,很想再去高雄走走,但這次沒有時間,如果下次有機會想再去高雄。

井浦:我也有去過高雄,很喜歡那裡,每次來台灣都想去高雄走走,還有就是很想去看看台灣原住民居住的村落和一些手工藝,我今天早上去了台北植物園,是一個非常棒的地方,讓我深受感動。還有我很喜歡台灣的高山烏龍茶,等下想去買高山烏龍茶。


—是要買來送人嗎?

井浦:不是當伴手禮,是我自己要買來喝的。

田中:(中文)我好久沒來台灣,所以我真的很高興,我喜歡台灣的東西,想去吃甜的東西,甜湯、小籠包,還有牛肉麵,其實我最喜歡的台灣食物是牛肉麵,但是沒有時間去吃,好可惜。

朝井:我住台灣八年了,所以我想吃那種台灣的那種50元便當,很懷念。

小林:雖然我要講的不是美食,我在日本從事電影發行商的工作,至今發行過許多台灣電影,像是《賽德克巴萊》,最近發行了《流麻溝十五號》,如果在台北電影節的期間,找不到台灣片商發行《福田村事件》的話,我就無法回日本了,所以請各位負起責任,讓我可以順利回日本吧,麻煩大家了!




—田中麗奈小姐和井浦新先生都有和台灣合作的經驗,可否聊一下對台灣的印象?

井浦:我都是因為工作來台灣的,但也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才能深入台灣各地,看到台灣各種日常生活的面貌,也去了博物館、紀念館等等,在台灣工作,看到台灣的各種面貌,讓我覺得台灣文化有很多很棒的地方,台灣人也很溫暖、熱情,常常面帶笑容,總是熱情地迎接我們,很有氣質,我對台灣的印象都是正面的,是一個會讓人想來旅行的地方。

田中:對台灣的印象當然很好,因為我在台灣學過中文,當時會和朋友去吃東西、看電影,所以在台灣有很多回憶。昨天晚上我也在中山堂和台灣觀眾一起看了《福田村事件》,所以感覺變了,台灣觀眾在看《福田村事件》時,會很自然笑出聲,這讓我們感到很驚訝,因為在日本上映時,日本觀眾不會有這樣的反應,覺得台灣觀眾很擅長發現電影裡的笑點,雖然電影本身是很嚴肅的,但人與人相處時,某些荒謬之處的確是充滿幽默感的,所以昨天和台灣觀眾一起看電影時,看到大家直接的反應覺得很驚訝。

朝井:你問我對台灣的印象嗎(大笑),因為台灣是我第二個故鄉嘛,所以能帶著這部電影回來台灣,算是完成了我的一個目標,我之前待在台灣,然後去日本已經五年了,在日本當演員,所以能透過電影回來台灣,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夢想,所以實現了我的夢想。


—這次來台灣有和先前合作過的台灣演員聯絡嗎?

井浦:如果有機會能見面的話當然很好,不過這次是來參加台北電影節,也有見到台灣的導演,互相交流,我也學到很多,也有傳遞出我的想法,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緣份。


—如果有台灣導演提出邀約會答應嗎?

井浦:如果有好的機會的話當然願意。




—森達也導演廣為人知的是紀錄片作品,這次《福田村事件》是導演首部劇情片,可否和我們聊聊拍紀錄片和劇情片的不同?

森:我很常被問到這個問題,但其實沒什麼不同,剪接的技術都是一樣的,比較不同的是,一開始就有腳本或是拍到一半才慢慢有腳本出來,對我來說都差不多,只是以我的情況來說,有時候我自己就能拍完,更多時候是很多工作人員一起拍一部電影,像這次《福田村事件》的工作人員就多達一百位,規模滿大的。


—森達也導演為何會想拍出「福田村事件」呢?

森:大概二十幾年前,我剛好在報紙上看到小篇幅報導福田村事件,因為對事件本身很有興趣,就到當地去,調查後發現竟然發生過這樣的事件,很震驚,我當時正在電視台工作,有問電視台是否能播出這個內容,結果都被拒絕,最後就拍成劇情片了。不只台灣人不知道這件事,就連日本人自己都不知道。




—井浦新在片中飾演的角色有許多痛苦及掙扎,是如何去詮釋的呢?

井浦:我在詮釋這個角色最重視的是,是否有表現出這個角色的個性,智一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決定回到自己的家鄉・福田村,這點讓我思考了很久,《福田村事件》的背景是在戰後、發生關東大地震之後,當時的社會動盪不安,福田村的村民和香川的商隊之間發生了這個事件,而智一也身處於動盪不安的情勢之中,同時他也背負著「戰爭」所帶來的影響,因戰爭導致心靈崩壞卻被捲入福田村事件,所以我在詮釋智一這個角色時,特別希望能呈現這些面向。




—田中麗奈飾演的角色,乍看之下好像很幸福,其實有很多內心戲,是如何詮釋這個角色的呢?

田中:我個人也覺得靜子這個角色很神祕,讓人深不可測,她並不是一開始就住在福田村,而是和智一一起住在朝鮮,先住在日本,後來去了朝鮮,最後又回到日本的福田村,就是她先生的老家,所以她並不是一直生活在同個地方,所以我從這方面下手,從不同國家的角度切入,靜子是最能客觀看待福田村事件、福田村村民的人,不屬於任何地方是靜子這個角色的重點,她能夠以自己的角度去看事情,這點也連結到電影後半,她會採取何種行動。




—朝井大智在片中飾演記者,是屬於比較旁觀的角色,你是如何詮釋的呢?

朝井:我這次飾演的是記者,一開始和導演開會時就有提到,我飾演的角色和導演的角色很雷同,用客觀的角度去看福田村事件,所以我在演繹這個角色時有特別注意這一點,另一點就是我也住在日本,但身上也流著不同國家的血,該以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這部電影,還有希望能透過這部電影,讓文化及語言隔閡逐漸消失。


—因電影題材是史實又較具爭議,對監製來說,製作這部電影最大的困難跟挑戰是什麼?

小林:雖然這是100年前發生的事件,但仍讓人感覺歷歷在目,在製作這部電影時,我必須去挖掘出真相,而我最重視的一點就是必須維護當地人的尊嚴,所以最重要的是,日本在這100多年後,是否能一起思考關於「加害者」這件事,因此對於《福田村事件》能在台灣放映,我非常感激,謝謝。


—昨天《福田村事件》映後QA,有印象深刻的事嗎?

森:就像麗奈小姐剛剛講的,我們很驚訝「這裡是笑點嗎?」,但是看到觀眾的反應後,的確會覺得「這裡是滿好笑的」,所謂的電影,有很多事情,常常是在上映後看到觀眾反應才會發現的,這點是我昨天感受最深的。我昨天也坐在台下一起看電影,前半大家都是以放鬆的心情在看電影,到了電影最後30分鐘,劇情準備要反轉時,我也能感受到身旁的觀眾都屏息以待,有種緊張的感受,看到大家的反應覺得很開心。

小林:與其說是問了什麼印象深刻的問題,反倒是台北電影節本身安排得非常好,觀眾都是帶著豐富的知識量來看電影,讓我們感受到現場那種熱情,覺得很感激,真的光是站在那裡就能感受到觀眾的熱情,完全能感受到台灣觀眾對於電影的尊重。
井浦:首先是,有600位觀眾專程來這裡看這部電影,聽說電影票也是兩分鐘就完售,光是看到大家對這部電影抱持興趣、特地前來欣賞就覺得很開心了,600位觀眾同時一起看電影這件事,在日本是未曾有過的,這麼多人一起看電影、對電影產生各種想法,或是因為電影有各種反思,我覺得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,QA環節有針對演員個人的提問,也有想更深入了解電影的提問,很開心《福田村事件》能夠在台北電影節放映並且舉辦映後QA。

田中:首先我很有感觸,有種很不可思議的感覺,我們在拍電影言也不知道「福田村事件」,事件本身也被當作是不存在一樣,在世界上一個小小的村落,竟然發生這麼殘酷的事,而且事件還被消失,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件事,今天這部電影能夠跨越國境,在台灣放映,讓大家知道這件事,我覺得是一件很好的事。

朝井:很難用言語表達,我在台灣住了八年,去過數百次台灣的戲院看電影,能在台灣的電影院和觀眾一起看《福田村事件》,在日本上映時,就像剛剛導演講的,日本觀眾的反應和台灣觀眾反應完全不一樣,為什麼會有這種差異呢,我思考了一下,因為畫面上會有中文字幕,連我看了都差點笑出來,但是我在日本看同一場戲的時候完全不會想笑,究竟是為什麼呢,真的很難用言語形容,我想大概就是台日差異吧,在台灣看電影的話,大家都不會在意旁人,會很自然地笑出來,但是在日本的話,會很在意他人的眼光,大概就是文化差異吧。




—請問井浦新先生昨天映後看到有粉絲舉著應援扇的心情是?

井浦:我今年就要滿50歲了,看到有人對待50歲的大叔,像是對待十幾二十歲的偶像一樣,舉著寫著我名字的應援扇,是我沒想過的,我覺得很開心,謝謝大家。


—在日本也有這樣的情況嗎?

井浦:最近開始會在電影院看到有人舉我的應援扇,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流行的,我本人最感到驚訝,這也帶給我很大的鼓勵。








→更多推薦文章 :


山崎賢人主演《陰陽師0》世界首映在台灣!導演自認咒術宅 許願拍台灣奇幻電影

日星第一人!KAT-TUN龜梨和也首登台北大巨蛋直呼「場館好讚」

藤岡靛回來了!全中文受訪誠意十足 接演這角色讓他直呼「夢想成真」

日唱跳男團BALLISTIK BOYZ放話挑戰台灣麻辣鍋!最想合作的是「他們」


電影,日劇,日片,日本電影,日片,專訪,訪談,採訪,名人,記者會,特派員F,台北電影節,台北電影展,Taipei Film Festival,金馬奇幻影展,首映,福田村事件,宣傳,導演,井浦新,田中麗奈,山崎賢人,朝井大智,森達也,小林三四郎,宣傳